燕卿·花太岁

咸鱼一条

不会取题目系列

  倦收天来原无乡这里拿烧饼的时候,原无乡才将手伸进书包里,上课铃已经响了。
  
  这让原无乡有些愧疚的看着倦收天,昨晚他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打电话缠着倦收天哄他睡觉。
  
  而倦收天呆萌寡言,搞得一直都是原无乡在说话,让倦收天听着,结果两人就这样一个说,一个听直到凌晨两点,最终倦收天以要看晨曦为由,说了句晚安便沉沉睡去,只留电话里清浅的呼吸撩拨原无乡。
  
  倦收天的作息时间都很规律,很少这么晚睡,不像原无乡经常熬夜打电竞第二天还能照常早起给他带烧饼。不出意外,第二天倦收天不仅错过了晨曦,还迟到了。
  
  “原无乡,倦收天!”班主任式洞机的声音打断了原无乡的思绪,从那包涵愠怒的语气中不难想象其咬牙切齿的样子。
  
  原无乡看了看自己书包里的烧饼,又看了看被班主任式洞机叫住的倦收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学校里不准带食物进教室。
  
  而倦收天则从容的转过身,直面式洞机,柳眉敛锋,虽是收敛,却还是让式洞机觉得眼前的少年在瞪他。
  
  “去外面站着!”
  
  听了式洞机的话倦收天也只是微微蹙眉,眼波未见丝毫波动,也没说什么,便迈开脚步,站到了教室外面。
  
  教室里的原无乡则趁式洞机在给别的同学讲题的当儿,小心翼翼的推开窗户,忘了说,原无乡的位置靠近窗户,因为他是班长,班级调换位置都是他一手安排的,为了多多和对面班的班长倦收天学业交流(你以为我们会信?),每次都把自己的座位调在窗边。
  
  自认为伪装的很好的将烧饼夹在书中悄悄递给外面罚站的倦收天,可惜倦收天眼神真不咋地好,过了老半天愣是没看见,而原无乡也没有缩回伸出窗外的手,等到他举的手臂发酸,才小声的喊倦收天。
  
  “阿倦……烧饼……冷了就不好吃了……”极其小心翼翼的开口,让正在盯着被朝阳镀上一层金边的栏杆发呆的倦收天立刻回了神(这大概就是你眼神不好的原因?),向原无乡的窗边挪过去。
  
  接下原无乡手中的书本,还未打开,一道谦和略带疑惑的声音在前面响起,“倦收天?你怎么不进教室?”
  
  一抬头,便是温和身影,央千澈拿着课本,站在自己班门口。
  
  倦收天没有开口,这个叔父一向疼爱他他是知道的,琥珀色的眸中闪过一丝流金,而后将手中的书本怀于胸前,缓缓将目光转向教室里给同学指点题目的式洞机。

 央千澈当下了然,“式老师?”用式洞机才能明白的质问和威压,让式洞机拿着粉笔的手一抖,手下好好的一个等边三角形给画毁了。
  
  不过他故作镇定的放下粉笔,走到央千澈面前,“阿澈,什么事?”
  
  本着“你对我大侄子不好那就是对我不好”的心理,央千澈和煦一笑,“没事,谈谈关于你对我们班学生的态度balabala……”成功将式洞机拉到办公室去说教。
  
  而倦收天则立在窗口并在原无乡以及他一整个班同学的注视下愉快的吃完了烧饼,末了还接过原无乡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油渍。
  
  今天也是完美的一天呢,看着吃完烧饼一脸心满意足的倦收天,原无乡心想。
  
  
  
  
  
  
  
  
  


  
  
  
  
  
  
  
  晚上式洞机睡了客房,并且这种情况持续了半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