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奈] 遗梦


光是纽带,即使困惑、受挫,穿过漫无边际的虚幻,所有的愿望都会被实现,我会和你再次相遇,这是我和你的誓言。

一万年也好,一亿年也好,命运的邂逅终究会被宇宙洪荒所淹没,但那又如何,这是只属于我和你的传说。

奥父奥母,他们好好啊!

悄咪咪跟风填一个y( ˙ᴗ. )耶~

听说七夕适合搞事,那我就来几辆卡车好了(溜了溜了……

  
  
  
  
  
 
  
  最绮
  
  
  即使被突如其来的拥抱扑倒在床上,绮罗生也没有生气,只极其温柔的抚了抚狗头面具下的白发。身上的少年周身带着淡淡的薄荷味,定是没有走花径,径直穿过了他们一起种的薄荷圃。
  “最光阴……你这是——”
  最光阴用食指抵上绮罗生的嘴唇,“嘘……”然后用被子将两人都蒙的严严实实。
  两人呼吸所带出的热量让接近封闭的被窝迅速升温,绮罗生忍不住往最光阴裸露的胸膛处蹭了蹭,而最光阴也伸出手抚上绮罗生微红的脸庞,软软的,手感正和他意。
  过高的温度总是会让人有些意识恍惚,绮罗生重重缓缓的呼出一口气,“最光阴……”
  “绮罗生你看,我的狗头会发...

【南北】 【ABO设】 皓非 17(完结)

  
  
  
  
  
   平静溪水上映着一钩银月,倦收天低眉,金色罗非鱼追逐着丁香花快速涌过,搅碎了银月,只剩下一圈光漪,那,天上的月亮呢?

  倦收天抬头,那里没有皎洁的银月,只有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在看着他。

  不一样的气质,却同样温柔的看着他。

  盯的太久,倦收天有一种感觉,天上似乎也是一条溪流,两张面孔再次被金色的鱼鳍搅碎,和银蓝色的溪流揉成一片。 

  “原无乡!”倦收天惊呼,随即他睁开了眼睛。周围一大堆人,素还真,央千澈,翠萝寒,式洞机,莫寻踪,苍,罪负,非非想等等。

  他……呢?

  翠萝寒率先握住倦收天的手,“哥,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南北】 【ABO设】 皓非 16

  
  
  
   巨ooc,慎入
  
  
   现代AU

  
  凌晨一点,粘稠夜色似乎能吞噬一切动静,倦收天却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他翻了个身,面向窗口。

  窗外挂着一个人,手里不停捯饬着什么。

  难看。

  倦收天盯了一会窗外的人影给予的评价,随后窗户打开了。

  “……葛仙川?”金眸锐利,刺向来人。

  “魁首的命令,我来救你出去。”葛仙川无视倦收天探视的目光,将一把绳索放到倦收天旁边。

  “你是怎么进来的?”倦收天没有理会绳索,起身下床,眸子盯着葛仙川身后。

  那里寂寥夜幕,笼罩了一切。

  “为了捉拿阎王,森狱几乎全员出动,现在珈蓝大...

【南北】 【ABO设】 皓非 15

 

 
   巨ooc,慎入
  
   现代AU

  
  朝阳寸寸缕缕从窗帘的缝隙中洒进房间,偌大的双人床上,两具身体紧紧依偎。

  “嗡——”手机突然震动,让式洞机立刻惊醒,尽管他很不喜欢这个时候被打扰,可是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式洞机压低了声音,害怕吵醒身边的人。

  谁知电话那头却不自知,“我不管了我不管了,该要的资料我已经取到了,你们赶紧部署一下把黑后玄膑他们抓了,阎王交给我。” 原无乡的语气有些抓狂。

  少有的语气让式洞机也有些不悦的皱起眉,“怎么了?” 原无乡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原无乡将倦收天的纱质发带蒙在自己眼睛上,嗅着上面残留下的丁香味信息...

【南北】【ABO设】  皓非  14

巨ooc,慎入

现代AU

是车……

【南北】 【ABO设】 皓非 13

  
   巨ooc,慎入
  
   现代AU
  

  抑制剂进入身体,作用缓慢。

  昏昏沉沉的睁开眼,下午的光线不太强烈,只从窗户外轻飘飘的透进来,对倦收天来说却足够刺眼,让他不自觉的眨巴几下眼睛。

  “你醒了?”非非想看得出来倦收天现在不好受,初次的发情期竟然一上来就需要S级的抑制剂,虽然也只能管半天。

  “嗯。”刚想起身便天旋地转,倦收天只得拍拍自己的脑袋,好好躺着,药剂总会给身体带来不必要的不适感和疲倦感,他如今身在森狱,更是增加了这些令人讨厌的感觉。

  森狱不是非除不可,阎王才是首要目标,所以这么长时间他才没准备像上一次一样偷跑,当然最重要的是原无乡在这里,...

【南北】 【ABO设】 皓非 12

   巨ooc,慎入
  
  
   现代AU
  
  

  倦收天吞下嘴里的烧饼,“我没事。”

  裸露的肌肤上没有一丝痕迹,也没有蓝莓味的信息素残留,原无乡暗自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咳咳,北大芳秀,身为我的omega,你怎么能和别的alpha混在一起!”

  听到原无乡这样说,倦收天突然就有点生气,更多的还是委屈,“你不是还没有标记我吗?”

  原无乡危险的眯起眼睛,“嗯?你是想让我现在把你就地正法?”

  “反正你也不想!”倦收天第一次这样吼原无乡,吼完之后,多日来的难过一下子涌上心头,旋即转身背对着他,肩膀微微颤抖。

  形势所迫,原无乡不得不放冷了语气,“对,我就是...

十三徽

咸鱼一条

©十三徽 | Powered by LOFTER